不好吃的.貝爾

獵奇愛好者,精神抖M,BE大好,腦洞如天坑

基本上不會放什麼東西,有時候會放一些想法,有時候會放幾句喜歡的話,有出處的放出處,自己想到的就不標了

關於前一陣子吵得很兇的那段劇情(的前半段)的一些想法

以下涉及第四卷的一些內容,如果怕被暴雷的話請按叉喔OwO/

.

.

.

.

.

.

.

.

.

1/4 改了一下情境的內容,還有後面和情境有關的描述,最原本的版本會附在文章最下面。

.

  一些個人看法,歡迎討論,但是請不要在下面留言攻擊我謝謝,你可以說我哪部分的類比不夠精確或不對、敘述不合理,或是論點有誤,但是如果是「反正你就是XX才會這樣想」之類的無腦發言我會直接無視,真的看不下去歡迎隨時按叉。

  至於我都這樣說了還是要留那些......我也管不了你(聳肩

.

  是說我怎麼一直在發慕情相關的內容啊突然發現XDD(大概是因為爭議比較大吧

.

  這次要說的是慕情離開謝憐他們的那一段劇情,之前在吵得很兇的時候好像有看到有人說「被貶或被追殺的感覺不是那麼容易想像或理解的」,想想也確實是這樣,畢竟不是通俗的經驗,也不太好想像,剛剛突然想到了一個類比的情境。

↓ ↓ ↓ ↓ ↓ 情境如下 ↓ ↓ ↓ ↓ ↓

  你和A是大學的同班同學,A曾經幫了你一個很大的忙。(可以隨意代換幫忙的內容,像是幫你臨時抱佛腳複習、在你低潮的時候陪伴你......之類的)

  你們在一門系上的課同組,那門課要兩人一組去訪問某一個知名人士,然後要把訪問的內容上台和全班同學報告。

  這門課是系上的重要課程,如果沒有過的話接下來很多課都會被擋修,最後一定會延畢,而這份報告占了這門課成績很高的比重。

  因為你和A都很忙,第一堂課都沒去,那堂課剛好在分要訪問的對象,沒去的你和A只好撿被挑剩的最後一個,那個訪問對象的風評不好,曾經爆過不少公事和私事上的醜聞,(不要問我為什麼老師要指定這種訪問對像,例子而已,例子。)

  你和A都對對方很反感,但是其他組都不想跟你們換,老師也說只能訪問名單上的人選(真是迂腐),為了準時畢業,你決定硬著頭皮做下去,但是A卻堅決不願意去訪問對方,你決定自己把前置工作,例如訪談大綱、訪談申請、交通之類的東西都用完,。

  但是直到要去訪問前,A依然不願意去,你時間約好了,大綱也寄過去了,也想不到其他的替代方案,你一氣之下,最後自己去訪問,自己做完了其他的作業,然後在上台報告的時候簡報的最後一頁分工表上沒有放上A的名字。

↑ ↑ ↑ ↑ ↑情境結束↑ ↑ ↑ ↑ ↑

  大概是這樣的情境,當然在嚴重程度上有所不同好啦可能延畢了會被爸媽會追殺也不一定)還有就是在一些地方類比的也不夠恰當,例如工作的分配(謝憐風信是有工作的,A則完全沒有),還有就是拒絕的原因(包含適應問題和地位的議題,不過我暫時想不到通俗的例子)

  我就這個情境看來,就算A對我有多大的恩惠,甚至可能是阻止我自殺之類的攸關性命的事件,發生了這種事我還是會很火大,尤其如果我在經濟上有困難的話。

  為什麼會用這樣的例子呢,在看完慕情離開的那段以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群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心得大概是這樣的:

  如果把一個群體的需求分成「內」和「外」兩個部分,「內」表示類似於後勤的工作,例如打掃洗衣煮飯等等等;「外」表示與他人接觸獲釋離開領地的工作,像是賺錢打架探路等等等。慕情在是唯一一個在群體中同時負責「內」和「外」工作的人,而且比例都不小,煮飯洗衣打掃他一手包辦,同時又和謝憐風信一起出去賺錢,就工作量上他其實是這個群體最辛苦的人。

  (當然在辛苦程度的計算上,還要包含地位的落差、工作的落差、生活改變等等帶來的心理壓力和適應問題,但是這些難以量化,也比較牽涉個人主觀看法,所以不多做討論。)

  在剛剛的情境中,前置作業大多是「內」的部分,(當然申請或寄大綱可能會牽扯到「外」,不過這個不是重點,)而前置作業都由「你」包辦了;「外」的部分,包括訪問和報告,也都由「你」來做,而且對「你」而言對方的原因或許難以諒解,(簡單來說就是重視的東西不同吧,)所以最後「你」決定把A賣了。

  一言以蔽之,我覺得在慕情/「你」的角度而言,無關人品人格等等因素,就事件而言,謝憐風信/A最適合的形容詞,叫做「豬隊友」。

  「都已經快要餓死/沒錢/揭不開鍋了,又不是要做什麼傷風敗俗的事,也沒有什麼不符合道德倫理的行為,你為什麼要糾結那些面子之類的虛無縹緲的問題?」我是慕情的話,大概會是這麼想的。

  當然不是說慕情完全沒有錯,我沒有刻意要幫他開脫的意思,他確實在那個當下很有能力,可以在各種層面上起到很大的作用,(這點看他離開後的情形就知道了,)但是他自己做了很多,壓力很大,卻還是決定把這些自己有的能力和工作攬在自己身上,雖然確實持續已久的身分地位差異會讓他難以讓人分擔,但是在這種危急的時刻,又要魚又要熊掌,最後就是自己受不了了。在我舉的情境裡面,也算有分配不合理的部分,其實大可先和A商量,(這種時候就會希望A的道德感不要太強......)把前置作業都給他做,自己來負責訪問和報告之類的。

.

  然後還有一個部分我覺得很有趣的,是關於前一陣子lofter上炸開鍋時,「慕情到底算不算是普通人」的這件事情,說真的,我很想問,「『普通人』是什麼?你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普通人?你又怎麼知道別人是不是普通人?」(我覺得我大概是DSM-5和診斷看多了XDD

.

更改前的情境(第一版)↓

  你和A是大學的同班同學,A曾經幫了你一個很大的忙。(可以隨意代換幫忙的內容,像是幫你臨時抱佛腳複習、在你低潮的時候陪伴你......之類的)

  你們在一門系上的課同組,那門課要兩人一組去訪問某一個知名人士(是誰不重要),然後要把訪問的內容上台和全班同學報告。

  這門課是系上的重要課程,如果沒有過的話接下來很多課都會被擋修,最後一定會延畢,而這份報告占了這門課成績很高的比重。

  因為你和A都很忙,所以直到要上台前的一個禮拜才開始準備這份報告,因為你的邏輯性和系統性比較強,所以決定自己把前置工作,例如訪談大綱、訪談申請、交通之類的東西都用完,就剩下要和A一起去訪問,然後把結果呈現出來。

  結果A告訴你說「可是我前一陣子才在班上說XXX(那個知名人士)的壞話耶,然後過幾天又要報告他,這樣感覺好丟臉喔。」然後說除非換訪問對象,不然拒絕去訪問對方,你時間約好了,大綱也寄過去了,現在就算要換訪問對象也來不及了,但是A堅持不願意去,你一氣之下,最後自己去訪問,自己做完了其他的作業,然後在上台報告的時候簡報的最後一頁分工表上沒有放上A的名字。

评论 ( 20 )
热度 ( 9 )

© 不好吃的.貝爾 | Powered by LOFTER